能源界大咖对话:光伏发电如何扎根中国?

2015-12-08 10:26 来源: 南度度 

  12月6日下午,央视《对话》栏目邀请神华集团董事长张玉卓、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阿特斯CEO瞿晓铧等能源企业代表与国家能源局史立山副司长、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李俊峰主任等政府、机构代表对话,共同探讨新能源在中国的发展话题。

  让我们深受其害的雾霾,是不是都是化石能源惹的祸?

  12月1日,一场雾霾再次突袭,PM2.5爆表,受雾霾影响区域接近于整个法国的国土面积。这一越来越难以忽视的真想,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国家电网公司总工程师张丽英表示,从现在研究的结论来看,应该说雾霾的产生主要还是由于大范围使用化石能源造成的。

  什么是化石能源?化石能源是煤炭、石油、天然气,中国是使用煤炭最多的国家,所以就不难知道,我们遭遇雾霾的真凶是谁了。

  煤炭是否会成为实现能源革命的阻碍?

  发达国家煤炭占能源消费比例不超过30%,而中国的煤炭占能源消费比例已经超过了40%,联合国是把一个国家的发达程度直接和一个国家使用固体能源的比例直接挂钩,也就是说一个国家越发达,照理说使用煤炭的比例就应该越小,煤炭是否成为我们走向现代化的一个阻碍呢?

  来自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在《对话》现场表示,煤炭的确是一种阻碍,从现代化发展的脚步来说,就是一个非化石能源或者可再生能源取代化石能源的一个过程。煤炭的比例除了澳大利亚之外,没有一个国家超过79%,中国的煤炭可能有这种决心,每年减一个百分点,我们减它30年,如果快一点,每年减它两个百分点,我们减它20年,基本上和世界上同步了。所以说这是一个方向,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

  李俊峰主任还表示,要解决化石能源问题必须要有一个思想,就是要逐步地退出历史舞台,但是在退的过程中间,不是一走了之,而是扶上马送一程,有这种思想,就像德国人当时解决这个问题一样,煤电要给非化石能源去调配,给它做补充,而化石能源在最终等待技术的进一步进步,直到化石能源完全退出。

  气候变化治理就一定要让能源革命革化石能源的命?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董事长瞿晓铧肯定的表示,能源革命肯定是要革化石能源的命,比如说以煤电为例,一度电的碳排放还是要有800—900克的样子,再怎么清洁,碳排放还是很多。光伏现在的度电碳排放是20几克,其实还可以把它做得更低。要想达到2030年,碳排放见顶,要想在我们可见的未来,看到这个雾霾减少一点,光靠煤炭,光靠清洁煤炭,肯定是不够的,这个革命谁也逃不了。

  当雾霾散去,“多么痛得领悟”是否又忘了?为了彻底解决雾霾问题,你愿意多掏钱吗?12月6日,CCTV对话栏目邀请能源界大咖与您共同探讨如何解决我们面临的气候变化问题。

  你愿意为蓝天多掏钱吗?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董事长瞿晓铧在《对话》现场说,比如说在北京每个家庭年用电量大约在三千度左右,测算一下,为了让可再生能源装机量发电量从现在大约10%,提升到2030年的20%左右,可能需要多少补贴,或者是需要每人出多少钱呢?一度可能三分钱、两分钱,这相对于北京每个家庭一年多出100块钱,120块钱。如果100块钱、120块钱,让所有人多了一个去减少雾霾,修复环境的武器要不要,绝大多数人的回答应该会是要。

  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武钢也表示:十三亿人口就是一笔财富,如果十三亿里边,20%的人愿意去购买绿色电力,愿意多出两百块钱,一年就是五百多亿。如果愿意出四百,那就是一千亿。所以这个问题不是一个问题。

  协鑫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共山表示,现在建光伏电站,老百姓要求25年的租金一次性要你付清,这样子就构成了整个光伏电站好不容易从成本的下降、效益的提高、系统效率的提升,制造成本、建设成本的下降,最后被财务成本加大了,这个互相也抵冲了,所以这是一个问题。

  新能源的成本价格呈现快速下降趋势?

  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武钢表示,他是从28年前进入风电行业的,刚开始风电的单位千瓦的造价在一万多,那么十年前,中国的风电装备价格降到了六千左右,今天风电设备的价格只有四千左右,事实上风力发电的整个生产和运营过程,它带来的成本并不高,大概不到一毛钱。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董事长瞿晓铧表示,光伏产品的造价在近年中也有了快速下降,比如说十年以前,光伏千瓦装机的造价要六万到七万,现在可能六千到七千左右,不到十年时间,降了十倍。那么再过十年时间,可能会降到四千上下,届时光伏可以达到甚至低于今天煤电发电的度电成本。

  国家电网公司总工程师张丽英也说,这几年风电和太阳能的上网电价是逐渐下降的,而且随着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速度是非常快的。到去年2014年,风电上网电价按国际能源署统计的数据是3毛7—4毛5,这是过去不可想象的。太阳能大家觉得高一点,实际上它到2014年也是6毛8—8毛钱,讨论这个问题要用发展的眼光,要看到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

  普及:其实非化石能源的社会边际成本比化石能源低!

  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武钢解释了这个问题!这里面关键还是要有一个价值评估的问题,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如果综合地考虑到它的社会边际成本,比如说它给环境带来的贡献,比如说它节约了化石能源,比如说它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造福子孙后代等等,中国现在可再生能源的价格应该要比火电便宜得多,因为火电要把这些综合成本加上去,那它的成本一定会比较高的。但是问题出在哪儿呢?现在社会公众缺乏这方面的科学普及,缺乏这方面数据的选择。

  关于新能源享受国家高电价补贴的争议由来已久,然而,关于光伏天价补贴的问题还没争论清楚,却又传来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拖欠问题严重的问题。新能源企业一面遭受天价补贴质疑,一面又没拿到钱,究竟是何原因?

  发放补贴的流程太复杂?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坦言,本来可以按照像核电、水电、煤电,按照价格法批准的价格依次到位就完了,然后和电网结算,把所有补贴的钱给电网,让电网去算平就完了,后来也很麻烦,从一个企业收起来,送到每一个省里面去,每一个省再送到中央去,这个清楚了,每一个县再去申请,申请再去核准,核准完了之后差不多一年多过去了,风电一般要拖两年以上,而光伏企业到现在大部分还没有拿到补贴,大部分要拖两年到三年以上。对一个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一个企业60%的收入两年以后才拿到的时候,对一个企业是什么样的负担。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董事长瞿晓铧紧接着表示,李主任说的数字是行业的共同现象,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悖论。另一方面,好像从网上、社会上觉得,好像新能源拿了很多补贴,但是其实是新能源在花自己的钱,同时也是银行在给贷款来实现一个国家政策。但是怎么办呢?其实他感觉做新能源过的就是一个苦日子,但是这样的苦日子是要让子孙万代享受到更加美好清洁地球的日子。

  发放补贴的流程该如何简化?现场矛头为何指向国家电网?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其实不需要做大的机制调整,不需要做大的政策调整,就是把一个过程给简化了就结束了,所有的包袱甩给张丽英,让所有的苦让她受着,所有的千家万户就解决这个问题了。差的钱,因为她是央企,如果财政欠她的钱,她上交财政的利润晚点交就完了,反正你不给我,我就不给你,特别简单的一个问题就解决了。

  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武钢:其实可以学习一下火电的脱硫、脱销的电价,实际上它就是一次支付的,但是可再生能源要把这个补贴分开,二次支付,实际政府的管理成本也增加了,不如就定一个电价,一次直接支付,这样社会管理的成本也会低。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张总比他清楚,所有的附加是她收起来了,她把收完的钱交给政府,再通过她去结算每一个电量,算了该补给谁多少钱,把这个单子给了政府,政府再按照他给的单子发放补贴,因为发了多少电,只有电网清楚,所以说这就弄了一个很麻烦的事情,让她发完了,监督她不就足够了吗?何苦又那么麻烦的事情呢?但是这个麻烦的事情,扯了五年了,没有解决。也希望尽快的把这个方法解决,因为发放的方法太繁杂了,把一个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这是一个讨论了很长时间的一件事情,关于发放,怎么能发放得快,理论上都很简单,但是操作起来是非常难的。由于补贴是以省为实体的,电网收起来放在每个省,每个省的差距非常之大,江苏收来的资金用不完,内蒙收了那么点是不够他用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把这个钱都放到财政,拿到财政统一根据每个省的量再给你发下去,这个理论上非常清楚,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不够,这个钱的量,收的量不够,希望电网公司全部,你一次结算,电网公司说背不起,再没有人来协调,如果你背不起怎么办,没有人说了算,所以说就现在走到这个困境。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大家说赶快调整,再提钱,但是提这个钱不是那么简单的。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电网是一个实体公司,电网是一个独立的企业,是一个央企,它不需要按省来结算,为什么把这个钱分到省里来呢,让电网一次结清完了,给中央财政报个账就可以了,干吗一定要把这个钱,江苏的归江苏,就这么一个道理,这么简单的事情,非要把它弄那么复杂!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是很容易的事情,弄得越复杂,最后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神华集团董事长张玉卓:直接由国家电网收放这很有道理,但是另一方面,国家电网背不起,为什么?因为国家电网的利润只有补贴这么多,那国家电网拨下去,它自己的利润就没有了。如果可再生能源成本不断降低,煤电外部成本内部化,成本不断地升高,这样用不了下行政命令,自然市场会逐步地淘汰高成本的能源公司,而使得低成本的能源会脱颖而出,而整个过程是老百姓享受环境美好和享受低成本能源的这样一个过程。

  协鑫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共山表示,培养一个白富美的美女,需要给她从幼儿园开始,从教育开始,从她的生活方式开始。作为一个好的电能,清洁能源,首先允许从生产,从科学的投入,才能逐步形成大众消费用得起的清洁能源。前期作为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在美国、日本、德国,他们都是这么过来的,一开始都需要政府来搭台,企业来唱戏,老百姓消费者作为载体,这个过程政府必须全社会拿出一部分的小钱,来支持产业技术的革命,把生产、技术进步以后才能真正地使用。这一点补贴,并不是企业能享有的。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
感 受是....


  • 支持

  • 无奈

  • 枪稿

  • 震惊

  • 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