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车保帅:汉能李河君死守薄膜光伏?

2015-12-14 13:47 来源: 中国经营报  吴可仲 

  深陷停牌风波的汉能薄膜发电最近再次连续遭遇新的各种打击。

  12月2日,汉能薄膜发电公告披露,宝塔石化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宝塔石化”)与内蒙古满世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满世投资”)两家设备购买方与汉能的股权认购协议失效,涉及金额多达220亿港元。最新的消息则显示,汉能旗下子公司汉能薄膜发电亚太有限公司甚至因拖欠办公室房屋租金176万港元而被物权方诉至法院追债。

  第三方合作相继搁浅、资金链岌岌可危。在此情形下,汉能捆绑出售旗下水电资产与上市公司股份的传闻四起。尽管汉能对此讳而不言,但《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取的信息资料显示,从2009年开始,汉能已先后多次将旗下金安桥水电站的数亿股股权出质给国家开发银行、锦州银行、民生信托、四川信托、重庆越骋等多家金融机构。

  种种迹象表明,汉能已经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尴尬境地。在外界看来,汉能要想摆脱困境,“割肉”自救也是不无可能。

  金安桥往事

  “发迹于水电,闻达于光伏”,尽管汉能在光伏领域叱咤多年,但水电却一直在其背后扮演着重要角色。据汉能官网的介绍,传统清洁能源水电板块是汉能发展的基石。连汉能掌舵者李河君也对水电不吝溢美之词,直言其为“印钞机”。

  据了解,汉能在云南、广东等省份投资建设有多个大中型水电站项目。截至目前,包括金安桥水电站、黄田水电站、木京水电站、五郎河水电站在内,汉能旗下控参股14家水电站,水电权益总装机量达620万千瓦,相当于2.3个葛洲坝电厂。

  在上述水电资产中,金安桥水电站最让李河君引以为傲。据《新财富》报道,金沙江中游规划有8座百万级千瓦的水电站,总装机容量超过2000万千瓦,相当于1.1个三峡水电站。李河君曾于2002年亲赴云南实地考察,并一口气与当地政府签下了其中的6座,规划总装机容量约1400万千瓦,总投资约750亿元。

  然而,当时发改委并不相信民营企业出身的汉能具有如此强大的投资实力,其庞大的水电计划还未开建就遇到了关卡。为此,李河君高调状告国家发改委,经过一番斡旋,最后汉能只得到了一座金安桥水电站,其余均被华能、大唐等央企瓜分。

  知情人士透露称,金安桥这座得之不易的水电站于2003年开始筹建,两期总装机量达300万千瓦,共计投资206亿元。李河君曾撰书透露,金安桥水电站建设高峰时期每天需投入1000万元,为此汉能不惜通过出售旗下优质电站、向汉能高管借钱等途径来支援金安桥水电站建设。

  2012年8月,金安桥水电站四台机组全部并网发电,年发电量超过130亿度。历经十年建设后,金安桥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现金“奶牛”,为汉能扩张光伏版图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李河君公开表示,汉能旗下水电站每年有几十亿元的正现金流,之所以敢投300亿元进军光伏产业,就因为“汉能产业基础非常扎实,有非常稳定的现金流”。

  然而,如今时过境迁,汉能的光伏版图急剧扩张,资金缺口放大。遭受重创后,被李河君视为“印钞机”的水电站似乎也难以挽救汉能于“水火”。

  另一方面,金安桥水电站的所有项目迄今都没有完全投产,其仍然处于建设期。

  出售“印钞机”?

  自遭香港证监会调查并被勒令停牌后,有关汉能旗下水电资产将被售卖的消息就在业内开始流传。

  据澎湃新闻12月5日的报道,目前已有央企与汉能接洽,后者计划在出售部分水电资产的同时,还要求买方购入汉能薄膜发电15%的股份。报道称,前述央企在电力领域实力雄厚,如若双方交易达成,汉能在信用及造血能力方面都将得到修复和改善。

  对此,记者致函汉能方面求证,但截至发稿前并未得到任何回应。不过,一位熟知汉能的内部人士则就上述消息对记者提出了异议,认为汉能不太可能出售水电站。

  记者获取到的信息资料显示,金安桥水电站由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运营,该公司成立于2003年5月,共有三个法人股东,其中汉能出资25亿元,为控股股东,其余两者分别为云南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以及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汉能早已将部分金安桥水电站公司的股权出质给银行了。”普华永道一名研究人士向记者透露,这几年汉能为寻求资金支持,与多家金融机构存在债务往来。

  记者从多方信源获悉,自2009年6月4日起,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股权先后出现45次股权出质登记信息,其中有25次处于“有效”状态,涉及股权逾20亿股,包括中国民生信托、四川信托、嘉实资本等多家金融机构牵涉其中。最近一次发生在今年6月19日,汉能将价值2.4亿元的金安桥水电站股权出质给锦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金华支行。

  不仅如此,位于李河君家乡的广东河源黄田水电站的部分产权也于今年被做担保抵押。记者掌握的信息显示,黄田水电站股东分别为广东清能发电集团有限公司和北京荣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两者背后则由汉能和李河君控股。今年2月10日,黄田水电站共计690套机器设备被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河源分行做动产抵押,涉及债权金额约4.27亿元。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直言,水电站是优质资产不假,但是这些年汉能在坐享收益的同时,已经多次将其做抵押融资,“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水电站本身也分摊着汉能不小的债务压力,要想顺利出售并非易事”。在该人士看来,如果没有一个好价钱,不到万不得已,汉能也不可能会轻易放弃水电站,“如果连它(水电站)都卖了,谁来为汉能造钱”?

  该人士亦称,金安桥水电站大量股权早已被质押贷款,换言之,纵然成功找到接盘侠,汉能也需要赎回被质押股权之后,才可以快速推进转让工作。他称,金安桥水电站对一般的民营企业而言,的确属于现金奶牛,但在三峡集团或其他五大发电集团来看,根本算不了什么。

  难解的困局

  但残酷的现实是,昔日的千亿光伏帝国,俨然已经身陷囹圄,似乎不得不“割肉”自救。

  自今年5月20日股票价格遭遇“拦腰斩”后,汉能一蹶不振,停盘、亏损、裁员,市场悲观情绪蔓延,利空尽出。

  根据汉能薄膜发电披露的中期业绩报告,今年上半年,其实现营收21.18亿港元,同比减少34%;毛利14.61亿港元,同比减少约46%;亏损额为5932万港元,与去年同比下滑幅度高达103.5%。

  不仅如此,为了消除外界对汉能存在大量关联交易的疑虑,汉能薄膜发电先后终止了其与母公司存在的两笔关联交易,并先后与山东新华联、宝塔石化、内蒙古满世投资等公司签订了生产线设备销售合同和股份认购协议,意图开拓第三方合作市场。

  “当务之急,汉能应当尽快想办法寻求复盘”,浙商证券一名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停牌后汉能在资本市场的融资途径受阻,加之负面消息不断,信誉受损。如今第三方合作计划相继流产,这对资金本就捉襟见肘的汉能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根据此前达成的合作协议,汉能计划向内蒙古满世投资以及宝塔石化分别配售1.1亿~11亿股及3亿~30亿股新股,每股作价5.38港元。后两者还分别计划向汉能方面购买总产能为1200兆瓦和600兆瓦的BIPV生产线设备销售及服务,涉及金额共计19.8亿美元。

  而汉能薄膜发电于12月2日发布的公告披露,由于上述两家企业在11月30日之前的累计付款未达到合同约定的80%额度,故股权认购协议失效。而根据此前的认购协议,如若顺利配售新股,汉能最多可获得220.25亿港元的收入。

  除此之外,汉能还曾与山东新华联达成15亿股的股权认购协议,每股认购价格为3.64港元,该协议原本计划于今年10月底完成,但最终因故将交易时间延迟至2016年4月30日。

  “没读懂汉能的人,都赔得很惨。”年初李河君的一句笑谈言犹在耳。当时谁也未曾料到,如今10个月过后,繁华落尽的汉能竟已是满目疮痍。

  汉能大了,雾霾就少了。如今,不知道是否因为汉能小了,所以北京雾霾大了。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
感 受是....


  • 支持

  • 无奈

  • 枪稿

  • 震惊

  • 有用